按Enter到主內容區
:::

臺灣花蓮地方檢察署:回首頁

:::

毒海翻騰 小英進出監獄24年 斷送青春年華

  • 發布日期:
  • 最後更新日期:110-05-26
  • 資料點閱次數:129
瓊英參加雲林更保大會表揚照片

      我國過去將吸食毒品犯視為一般犯人,並透過判刑監禁的法律規定,威嚇、懲罰吸食毒品的行為,但仍然無法有效解決毒品氾濫及衍生相關的社會問題。民國八十七年修正「毒品危害防制條例」將吸食毒品犯定位為「病患型犯人」,對吸食毒品視為偏差及病態行為予以先行治療,就吸食第一級、第二級毒品犯以「觀察勒戒」及「強制戒治」代替原有刑罰矯正措施,釋放後再予以追蹤輔導、關心以預防復發。民國九七年修法加入「緩起訴替代療法」,讓我國毒癮戒治輔導處理走向雙軌制。但是,毒品案的再犯率是所有刑案中最高,全國各監所的毒品刑人接近一半,每一位毒品過來人的心路歷程一個一個故事,相同的是一旦染上大半人生都得賠進去,毒品害人不淺,本報即日起系列報導走出毒海翻轉人生的故事。

       「小英」沾毒的故事情節,在「毒海」中是最普遍的,施打被查獲發監坐牢,出獄後再吸食施打,又再回牢,就這樣「重複昨天的故事」不斷重複上演,她從八十二年廿一歲起到一○六年假釋出獄,已在監獄進進出廿四年,走出高牆時已四十五歲。
出獄對「小英」來說,更是一條艱辛的道路,除了年紀已近中年,就業職場在何處?最困難的是,廿多年前積欠的卡債、車貸的債主銀行,紛紛找上門,連工作都難找,如何面對一百多萬元的債務?
「小英」的爸爸在道上混,也曾被管訓,在這樣的家庭環境出生長大,她國中畢業沒多久,就進入複雜的八大行業職場。
八十年代台灣的「八大行業」職場之一中的酒店,普遍是坐檯陪酒,陪待時強忍淚水,職場的規矩是多喝一杯「大酒」(客人請陪酒小姐喝),客人、老闆給的小費與獎金就多一份,「小英」為了幫助媽媽擺水果攤的家計,來者不拒,每天都拚命地灌酒天亮。
妳是怎麼沾上毒品的?「小英」說:「夜生活喝酒又沒睡,有客人及姐妹淘就說來幾口,可以提神,客人並向我保證說絕不會上癮,沒想到,我第一次沾了安非命之後,每天都靠這毒品熬夜敖日子,沒幾個月,吸食二級毒品安非他命已不足以過癮,朋友就「升級」讓我施打一級毒品海洛英,毒癮日益嚴重」。
      「小英」自已到底吸食、施打多次次毒品,連她自已也數不出來,在毒世界中,離不開吸食、施打、持有、轉讓、販售的惡性循環,八十年代的法律,只要吸一口被查獲,五年以下徒刑上身,不像現在修訂的毒品危害防制條例,把吸毒者視為病人,先送勒戒、戒治的療程。
吸毒除了傷身,更需要有經濟能力買毒,「小英」假釋出來,面對社會,根本沒有能力買毒,有一天,被詐騙集團看上,要她當取款的車手,酬勞很高,這種僅提供臺灣銀行鼓山分行帳戶並去取款、不花勞力的工作馬上承接,最後一次,她從銀行領取領一百多萬元的詐騙款,一走出銀行大門就被警逮捕,之後被判刑確定。
      「小英」的刑案紀錄,依據官方司法院的判決書查詢系統,最後十多件的毒品罪及數件的詐欺罪,裁定的執行刑為六年四月,一○一年八月入監,刑期應於一○七年五月期滿,但她於一○六年二月獲核准假釋。
      她在服刑期間,親姐姐因為在家施打毒品暴斃,姐姐染上毒癮,就是來自她的供應,姐姐的死,讓她受到很大的衝擊,在監發重誓,一旦出獄絕不再沾毒,更要與毒友斷絕往來。
      高雄市籍的 「小英」假釋出獄為什麼選擇到花蓮主愛之家接受輔導?「小英」說:「我在高雄女監服刑時,主愛之家執行長張麗英常遠到獄中從事各種反毒活動,對主愛之家有緣,來到之後,果然像一個溫暖的家庭一樣,除了在這裡戒毒,再加由於大我五歲的親姐姐因毒而死的教訓,踐行了在監的誓言」。
      張麗英說:「小英」到主愛之家後,第一個面臨的問題是過去的卡債、車貸累計的本息達一百多萬元,銀行追債上門,由主愛之家出面與銀行協商後同意,減免廿多年的累積利息,目前還在分期還款,「小英」走出高牆之後,這條路更艱困、更漫長,這是所有更生人的悲情。」
      如今的「小英」,在花蓮更生保護會、主愛之家的輔導下,有穩定的工作,白天工作,晚上還到高職進修學校唸書,不僅可以慢慢償還卡債,也按月寄錢接濟住養老院的媽媽,她成功地走出毒海,迎接下半輩的人生。

回頁首